有人說讀懂上海,從一杯咖啡開始。咖啡館對上海而言,相當于成都的茶館。熟悉不熟悉的人喜歡在咖啡館見面,在這里可以工作可以聊天,甚至可以發呆。我現在所在的位置就是黑石公寓,這家咖啡館就是由之前的游泳池改造,在這里可以看書可以聽音樂,可以待一個下午。

  上海,目前已成為全球咖啡館最多的城市。而在徐匯區,無論是品牌連鎖店、精品手沖小店,還是在社區扎根的口袋咖啡館,總有一款是屬于你的。

  市民沈先生:來口袋咖啡可以能看到這里很契合上海海派文化的特點。它有比較大的一個空間,足夠地開放。從老人們到小孩都會到這里來,有不同的事可以干。

  口袋咖啡主理人小祺:我特別喜歡徐匯天平這個街區。我想如果能在這個地方開一間咖啡館多好,整個氛圍跟在商場里面開咖啡館的感覺圍完全不一樣。近一兩年,我觀察到有一半的顧客是來找喝咖啡的氛圍。(其實在徐匯)任何一個咖啡館,每個人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歡的咖啡。

  當手捧咖啡杯成為上海街頭巷尾一道常見的風景,越來越多人對咖啡有了更多元化的要求,也更關注咖啡豆的品質和產地。

  100COFFEE-CAFE百啡待興主理人艾紋:在2008年的時候,我們國內對于手中咖啡這個概念還是比較弱的,所以當時我就想,如果有機會可以開一家店,把國外的一些優秀烘焙商的咖啡豆引進到,讓我們國內平時一直喝意式咖啡的小伙伴,可以喝到一些不同產區的單一品種的清咖。平時會有喜歡咖啡的,或者剛剛入門的一些小伙伴到店里來,就坐在吧臺位跟我們的咖啡師溝通交流。

  咖啡,越來越成為上海城市魅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走在徐匯區,在淮海中路、武康路方圓500米范圍內,就有近40家獨立咖啡館。梧桐掩映下的歷史建筑在氤氳咖啡香中,更顯時光沉淀。

  走進武康路旅游咨詢中心,上下兩層濃縮了兩個不同主題的“啡嘗特展” 演繹著咖啡文化與海派文化融合發展的前世今生。

  咖啡是一種舶來品。1853年英國人萊維林將它帶入上海的時候,被市民稱咖啡為“咳嗽藥水”。從20年代到30年代,上海街頭的咖啡館數量激增。直到40年代后期,咖啡才開始真正進入上海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,露天咖啡攤在上海街頭大量出現,1946年7月《鐵報》第一版刊登的一篇文章里面寫到:現在的上海這一星期,擁擠著街頭忽然多起了咖啡攤頭,紅藍布條子的蓬,鋪上花格子布的毯子。

  策展人 屠悅:攤頭上吃咖啡基本用的都是速溶咖啡,攤頭邊上用的都是煤球爐子,煤球爐子既是燒水來沖速溶咖啡,同時上海人那個時候就知道用煤球爐子來烘兩片吐司,把吐司放在煤球爐上烤一烤,涂點果醬,兩片兩片賣給吃客。

  如果說,百年歷史建筑構成了上海的城市輪廓,那么,隱藏在這些建筑之內的咖啡館,則構成了上海城市基調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在喧囂和華麗背后隱藏著的某種沉靜和長遠,這才是真正的上海。

 

  記者:楊靜 林馥榆

  視頻攝制:林馥榆

  部分圖片資料:上海徐匯、徐匯文旅